温州商报总编访谈录――周大虎:自己不放弃,别人拿不走

发布时间:2009-4-28 10:55:17 点击数:693

稿件来源:大虎

周大虎:自己不放弃 别人拿不走 

作者:金可生 万小军 李显 来源:温州商报 发布日期:2009年4月28日 

 

    大虎打火机,无人不晓。

    可周大虎并不是一个虎头虎脑的人,他儒雅斯文,带着刚毅的追求――做打火机中的世界级品牌。

    他讲究穿着,总是红衣服、白裤子,但他并不是个飘逸的人。

    他几乎是个工作狂,被责任心吞噬了的人。精明、踏实、重视每一个细节,这才有了虎牌的今天。

    本期嘉宾:大虎集团董事长周大虎

    ●上世纪90年代,温州一下子冒出很多打火机生产企业,产能远远超过需求,全世界的订单给温州都不够。

    ●要挤进高端市场就像参加足球联赛,你不可能一下子就参加超级联赛,必须从最低级别的联赛开始。温州打火机发展了20多年,现在可能到了甲级联赛。

    ●打火机这个产业还在我们手里,只要我们自己不放弃,任何地方任何人想把这个产业拿过去几乎不可能。

    ●现在的高新产业过几年一样可能成为传统产业。

    ●有时候我很羡慕那些小老板,生意好的时候赚够钱,遇上现在的经济形势,关掉厂子出去旅游。我不能,如果大虎关门会上央视的。

    温州打火机最大的危机来自行业自身

    金可生(下简称金):打火机是个小产品,但近年动静不小,名声很响亮。金融危机对这个行业影响大吗?

    周大虎(下简称周)其实从2006年开始,日子就不好过了,以前是利润越来越少,现在问题变成能否生存。金融危机只是把前些年行业发展埋下的隐患引爆,温州打火机最大的危机来自行业自身。打火机行业今天的困局在2000年左右已经出现预兆了。上世纪90年代做打火机很容易赚钱,门槛也不高,所以一下子冒出很多打火机生产企业,最多的时候有3000多家。产能已经远远超过需求,全世界的订单给温州都不够。实际上,全球80%以上的金属打火机确实是温州生产的,而剩下的20%市场是我们还进入不了的。

    金:20%是高端,现在还是很难进去?

    周:20%才是这个行业利润最高也最多的部分。目前这部分被日本、欧洲的几个公司瓜分,还有美国的包括ZIPPO等三个品牌。但他们的日子现在也不好过,最近美国就有两个打火机品牌破产,其中包括一个百年零售品牌。想进入这20%就像踢足球,你不可能一下子就参加超级联赛,必须从最低级别的联赛开始,而每个级别都只有顶尖的队才能升级,要想最后成为超级联赛的成员,你必须在你参加的每个级别的联赛里都是最好的队。 温州打火机发展了20多年,现在可能相当于到了甲级联赛,要冲击超级联赛肯定很难。经过了四五年准备,大虎的精品打火机算是挤进超级联赛了,可能只占这个20%里面的1%,但至少我们挤进去了,只要有1%,就会有2%、3%……

    金:你可能已经开始往高端发展,而大多数打火机企业还在中低端扎堆厮杀,就整个行业而言,接下来该怎么办?

    周:2000年以后,温州打火机产能就过剩了,利润空间一再被压缩,已经到了悬崖边上,退一步就掉下万丈深渊。我想必须寻找新的突破点,所以我们做了两件事。第一件是开发高原用打火机。这是个空白,以前没有这样的技术和产品。为了开发这个产品,我们曾经一个月去好几次云贵高原,后来又花了几十万做了一个高原模拟室。现在这个产品在墨西哥等高原国家卖得不错,价格也是我们说了算,所以利润比普通产品好得多。

    第二件事就是开发精品打火机,争取挤进高端市场,现在也初步达到了目标,虽然量很少,但这是必需的经历。我想其他的企业也必须找到自己的特点突围,如果大家都盯着低端这块蛋糕,危机就不会真正解决。如果大家都盯着低端这块蛋糕,危机就不会真正解决

    只要自己不放弃,温州打火机产业别人拿不走

    金:你早做了准备,所以现在还过得去,但其他企业面临的是生死的问题,行业前景在哪里?

    周:这个问题也困扰行业中的很多老板。上次年会,很多企业老板就问我:“大虎,怎么办?”现在是很困难不假,但我们应该看到,打火机这个产业还在我们手里,只要我们自己不放弃,任何地方任何人想把这个产业拿过去几乎不可能。所以这个时候,我们要做的就是坚持下去,不要放弃。

    金:你的意思是温州的优势是其他地方无法替代的?

    周:是的。我们打火机现在已经在温州形成了一条完备的产业链,这里的企业可以实现最低成本生产,但这不是最重要的,关键是温州已经成为金属打火机的技术平台、人才平台、商贸平台、信息平台,全世界和金属打火机有关的资源都集聚在这里。如果一个企业想到其他地方去,可能土地成本更低,工人工资更低,但没有客户会专门为一个企业跑一趟。这样的优势是我们二三十年积累下来的,打火机行业如此,其他的温州传统产业恐怕也是如此。

    市场需求才是评价产业的主要标准

    金:对于打火机这样的产业,现在有一种声音,是说温州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应该把这些产业调整掉。

    周:(掏出手机放在茶几上)你看现在的手机不也是像打火机一样,流水线产品,和我们认为的传统制造业有什么分别?我们评价一个产业应该以市场需求来做主要标准,打火机这种产品既然有市场,这个产业又不是三高行业,劳动密集更可以解决我国的就业压力,我们没有理由自暴自弃。现在的高新产业过几年一样可能成为传统产业。以前我也认为打火机上不了台面,很羡慕做冰箱、电视机、空调等产品的企业。后来,我认识了一个生产冰箱企业的老板,他告诉我冰箱生产的流程后,我的看法就变了,我对打火机更热爱了。

    金:打火机是不是也曾经“高新”过?

    周:是的。上世纪80年代,中国没有生产金属打火机的企业,大部分的企业在日本、韩国。当时一个日本生产的防风王金属打火机在我国要卖好几百元,相当于普通工人一年的工资,但我们生产不出来,也只能接受这个价格,直到我们温州掌握了关键技术,才把价格降了下来,也把中低端市场抢了过来。

    大虎关门会上央视的,所以很有压力

    金:大虎名气这么大,感觉如何?

    周:说实话,有时候我也很羡慕那些小老板,生意好的时候赚够钱,遇上现在的经济形势,关掉厂子出去旅游,实在没事打打牌,没有压力。我不能,如果大虎关门会上中央电视台的。

    金:你真会开玩笑。和许多温州老板多元化发展不同, 20年来,你似乎没有涉足其他领域,一直心无旁骛地做打火机?

    周:我这个人是这样的性格,要做一件事就要做到最好。我离最好还有很长的距离,要想做出一个能在国际上站住脚、叫得响的品牌,我都感到自己忙不过来,哪里还有时间去做其他的呢?

    金:我想这就是你们这些企业家的责任感和事业心,我相信风雨过后是彩虹。

    周:对,只要我们这些人有信心,坚持住,过了这一关,后面的日子会好过些。

    金可生总编手记: 传统产业的扬弃

    曾有人对温州悲观,发牢骚说:温州大多只是传统产业!言外之意是没前途,应淘汰。

    有位市领导说得好,传统产业能形成优势,是我们温州各种资源优势的综合体现,也是几十年甚至几代人努力的结果。正像周大虎所说,想当年,刚从日本进来的金属防风打火机也曾是高科技产品,而今天的手机行业也将成为传统产业。看来,我们对传统产业的认识需要深化。

    当前,一是要区分产业与产品。如某个款式的鞋服因人们需求的变化和新产品的出现,很快失去时尚性,被淘汰。但这两个产业却是与人类共生存的。有道是,只有夕阳的企业,没有夕阳的产业。二是要区分劳动密集型产业和污染型产业。后者在政策上要强制治理,但我们应治理的是污染而不是产业本身,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存亡应通过产业布局和市场来调整,绝不该人为打击。

    传统产业与高科技产业是相对而言的,二者总是同时存在。当然,我们要重视高科技产业,它会带动其他产业发展,推动社会进步。然而,任何新产业都不可能凭空产生,都是继承了传统产业的某方面优势发展起来的。所以,传统产业总要向“专、精、特、新”发展。

    我们的传统产业要正确认识自己,发扬优势因素,丢弃不利因素,创造出满足社会需求的新产品、新产业,这就是产业发展的规律――扬弃。